隋文静韩聪:如果没有路,就自己创造一条路
发布时间:2022-06-11

最初不被看好的隋文静韩聪,最终用一个又一个的成绩证明了自己,他们出现之后,这种搭配不再是“特例”,他们为那些想去滑双人滑却不敢滑的人创造了更多的可能性。

没有范本,他们就把自己塑造成一个范本,不符合“完美”的标准,就变成彼此完美的搭档。

开在家门口的北京冬奥会,给隋文静韩聪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他们比赛的战线拉得很长,自由滑比赛那天,他们最后一组出场,隋文静说她已经在宿舍看到了很多次队友们比赛回来被夹道欢迎的场景,她为他们高兴,又为自己纠结:什么时候能轮到我们啊?

压力太大了——最后上场的压力、两个人实现奥运金牌梦想的压力、中国代表团最后夺金点的压力、队伍时隔十二年能否重新夺金的压力,全都压在他们身上。

他们忍不住在心里默默地算:如果他们拿了金牌,中国会有一个突破历史的好成绩,他们觉得肩上的担子更重了。

上场前,隋文静拉着韩聪的手说:《金桥》(《忧愁河上的金桥》)是我们第一次拿世界冠军的节目,我相信这一次也一定会带给我们力量。

当你眼含热泪时我来为你擦干

当你举步维艰时我会伴你左右

我愿化作这忧愁河上的金桥

一同跨过这艰难险阻

最终,他们以239.88分夺得花样滑冰双人滑冠军,拿到了中国在北京冬奥会的第九枚金牌。

至此,“葱桶”组合(隋文静被调侃称作“桶妹”)也成为花样滑冰史上,首个全满贯组合。

一起跨过伤病,跨过失败,也跨过一个又一个成功,他们用十五年诠释了那句——

“我做不到的,我们可以。”

像双人搭档这种项目,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中间“拆伙”的比例有多少?

隋文静在《鲁豫有约一日行》的采访中回答:90%。

有的体重长了,有的身高长了,或者两个人性格不合,或者一方年龄大了,该退役了……

身高150的隋文静和身高170的韩聪,这样的搭配并不是花样滑冰双人滑的“标准搭配”,之前没有过这样的先例,两人的组合并不被看好。

怎么办?

“如果没有路,自己创造一条路就好了。”隋文静说。

韩聪说自己不光体型不“标准”,也算不上有天赋,做同一个动作,有些人一下就能做得很漂亮,自己做怎么就那么丑呢?

前期天赋不够,后期努力来凑,他去照镜子,去感受,去不停地练习,去靠意志力完成那些高难度的动作。

努力总不会辜负你,他坚信“努力无可置疑”。

而隋文静觉得,每个人身上都有天赋,要学着挖掘自己的天赋,把它们变成自己的武器。

最初不被看好的他们,最终用一个又一个的成绩证明了自己,他们出现之后,这种搭配不再是“特例”,他们为那些想去滑双人滑却不敢滑的人创造了更多的可能性。

没有范本,他们就把自己塑造成一个范本,不符合“完美”的标准,就变成彼此完美的搭档。

说是“完美”,其实两个人有着很多的不同。

韩聪“社恐”,隋文静“社牛”;韩聪喜静稳重,隋文静活泼爱动,韩聪更保守,隋文静更喜欢“往前冲”。

隋文静喜欢折腾,喜欢学习,喜欢接触新鲜的东西,奥运周期封闭训练期间,她说三年的时间里他们的活动范围不过首钢园区里的500米。她喜欢汉服,出不去,她就在网上买,在首钢园里拍照,粉丝在微博调侃她,说她是首钢一枝花,训练在首钢,拍照也在首钢,她在下面回复:出不去呀。

相比之下韩聪的生活方式更偏向老年人,采访当天,韩聪是六点多起的床,“天亮了就醒了”,一般晚上九点十点就睡了,晚的时候十一点。隋文静调侃他,说他活得特别细致,说走100步,走到了就停下歇会儿,“出门先得想好我先迈哪条腿”。

隋文静叫韩聪“聪哥”,韩聪则特别“老干部”地叫隋文静“小隋”。

搭档这么久,聪哥和小隋也有闹矛盾的时候,也曾经彼此埋怨过。

隋文静说韩聪之前在国外采访说过一句话:我是个英雄,从没有摔过我的女伴。结果后面每年都要摔几次,有一次,直接把隋文静鼻尖骨摔骨折了,她直直摔下来,觉得冰面在一帧一帧慢放,离她越来越近。

但埋怨大多也就存在几天,存在方式体现为“怼两句”,而隋文静是个往前看的人,她知道:你要去获得一个东西的时候,不付出点代价,怎么能那么轻易让你拿到呢?

他们都明白,该打打,该闹闹,该训练训练,不管发生什么事,他们都要完成当天的训练,归根到底,两个人的目标是一样的,为了拿冠军,为了在祖国升国旗奏国歌。

更多时候,他们是亲密无间的战友,彼此扶持,相互鼓励。

隋文静说有次他们在比赛,韩聪有个失误,他立马对隋文静说:对不起小隋,我失败了。

隋文静当时冷汗都下来了,安慰他没事,我们一定可以。

比赛还没结束,怎么能断定失败呢?

两个人的状态,可能一个人很高涨,一个人很低落,那高的就来拉一拉低的,然后再一起朝前走。

2016年,隋文静因为常年积累的伤病,不得不接受双脚的手术,手术很复杂,她说自己当时是半麻醉的状态,能清楚地听见电钻的声音,心里打鼓:我以后还能不能滑冰?

她自己不确定的事情,韩聪能确定,现在回想起来,尽管他深知她的情况很严重,但他好像从未怀疑过她能好起来,他们能携手重回冰场。

有时间的时候,韩聪会去医院陪隋文静,他说隋文静会是他最后一个舞伴,滑就滑,不滑就不滑了。

“我就是觉得她肯定能恢复,我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能恢复。”

也许这些不知从何而来的信心,是来自多年战友之间的信任,就像隋文静说的:我敢把命交到韩聪哥手上。

十五年相伴,他们经历了高潮和低谷,也收获了成长。

四年前的平昌冬奥会,他们以0.43分之差拿了亚军,韩聪把它称为“锥心之痛”,隋文静的情绪外放,不高兴了就哭,可是韩聪没有什么情绪发泄口,他的方式是:承受。

每当想到关于平昌的一点点东西,0.43分、德国、失败……他都感觉心里有个锥子在不停地扎自己,他那时候看到网上一个分享,说亚军的寿命永远是短的,他觉得太对了,人处在一个这样的负面情绪里,肯定要缩短寿命。

如今,他说自己不再有锥心之痛,自己心里的那个伤口可能已经平复了。

隋文静想得更开,她也去劝韩聪,说奥运会不过是你人生中的几天,过了这几天,你该吃饭吃饭,该睡觉睡觉。我人生这么长,这可能是很闪耀的几天,也可能是很普通的几天,怎么把你之后的生活活得更精彩才是我们每一个人应该想的事,不是吗?

更何况,又有几个运动员在第一次参加奥运会就能拿到奖牌,甚至有机会触摸到金牌呢?

包括这次北京冬奥会,隋文静说她更多的是为祖国而战,对她自己而言,这个冠军的意义没有那么重。

也许有点“凡尔赛”,但却是真的,因为曾经有一个人通过她的朋友给她转达过一句话:

She is a legend.

那一刻,她觉得自己完成了在花样滑冰自我成就的使命,这句话也一度成为她的救赎,她享受滑冰带给她的快乐,这块金牌对她隋文静而言可有可无,但她希望自己能为祖国升国旗、奏国歌。

她喜欢滑冰,或者是热爱它,她站在冰场上的那一刻,那就是她的天地——

“太好了,我又可以施展我的魔法了”。

隋文静韩聪有不少CP粉,看他们一路携手走来,希望他们在一起,可他们更愿意用“朋友”和“战友”来定义彼此的关系。

韩聪希望,大家在看他们项目的时候,不一定要以CP粉的角度,而是真正去看舞蹈作品表现出来的东西,花样滑冰对他们来说,是一件艺术品。

隋文静畅想过他们以后的生活,他们各自带着自己的家人,一起去烤个肉,吃个饭,像邻居一样生活。

韩聪总结道:我们有各自生活的交集点,但是隋文静离不开韩聪,韩聪也离不开隋文静,我们是一辈子的朋友。

对于花样滑冰,他们也有了新的想法。

他们希望更多的人通过他们知道花样滑冰,希望自己这个世界冠军,能给现在的小朋友们一些好的影响,希望在未来的几年,这些小朋友也有机会去拿到世界冠军,也许四年后,他们会一起站在米兰的赛场上——不是孤军奋战,而是一个团结的团队,大家一起,为国家而战。

总之,北京冬奥会远不是一个结束,而是一个新的起点。

采访素材参考|《鲁豫有约一日行》隋文静、韩聪专访。

本文配图来源|《鲁豫有约一日行》、隋文静微博及网络。图片不为商用,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立即删除。

一起来看隋文静、韩聪

《鲁豫有约一日行》第十季

独家冠名:燕之屋

联合特约:奥佳华

联合特约:银鹭

编辑 | 何佳怡

主编 | 卫贝妮

监制 | 王丽明

王牌彩票平台,王牌彩票官网,王牌彩票网址,王牌彩票下载,王牌彩票app,王牌彩票开户,王牌彩票投注,王牌彩票购彩,王牌彩票注册,王牌彩票登录,王牌彩票邀请码,王牌彩票技巧,王牌彩票手机版,王牌彩票靠谱吗,王牌彩票走势图,王牌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