顿巴斯决战陷入胶着,胜利日献礼已成泡影,说好的南北对进呢?
发布时间:2022-05-18

在两个多月前俄乌开战之初,国内诸多人士都预测俄军装甲集团将从北边的哈尔科夫方向和南边的克里米亚半岛快速突入,实施南北对进,一举围歼乌克兰东部地区的乌军精锐兵团。

然而,冲突初期的战局走势证明,俄军“特别军事行动”的目标远大于此,在北、东、南三面全线开火,兵锋直取基辅,大有鲸吞乌克兰全境之势。

结果,预想的乌东主战场反而成为辅助方向,主要目的在于牵制乌东乌军兵力,使其无法驰援基辅,并与克里米亚半岛的俄军东西对进,打通亚速海沿岸的陆上通道。

可是,随着俄军在基辅损兵折将,俄国防部在3月26日宣布“第一阶段主要任务已总体完成”,俄军的战略目标“退而求其次”,重新转回乌东。

■2022年3月24日的乌克兰战场态势图。俄军在乌克兰北部基辅附近的攻势无法取得进展,随即在26日宣布第一阶段行动结束并开始从北部撤出军队。

随着俄乌冲突进入第二阶段,“南北对进”的说法再次活跃起来,很多人仍然认为,当俄军把重点缩小到顿巴斯地区之后,还是能够以摧枯拉朽之势合围当面乌军,毕竟俄军是“公认的”的世界第二大军力,前面没打好只是自己大意了,甚至有人推断俄军将以第聂伯河畔的乌克兰中东部重镇第聂伯罗市为南北对进的会合点,之后将乌克兰一分为二,沿第聂伯河“划河而治”。

然而,战局发展再次让抱有如此看法的人士失望了。自4月19日俄军在乌东战场发动大规模进攻以来,时间已经过去了将近20天,俄军仅在伊久姆-北顿涅斯克一线取得了有限进展,而在哈尔科夫和赫尔松方向甚至接连退却,传说中的“南北对进”依然只是个传说。

■截至2022年5月5日0时乌克兰战场地面形势图,所谓的“南北对进”并未出现。

俄军重新部署了兵力,改善了战场协调,加强了炮火支援,缩短了后勤补给,可退而求其次的“小目标”似乎依然遥不可及,眼看离5月9日传统的胜利日红场阅兵越来越近,这正应了我们之前文章所说的,4月9日上任的俄军前线总指挥亚历山大·德沃尼科夫大将现在绝对“压力山大”。那么问题来了,俄军的顿巴斯攻势为何又陷入胶着呢?

我们先来看一下民间人士根据各方公开信息汇总的,截至4月30日双方在乌东的兵力对比情况。

■根据各方面公开信息整理的俄乌双方在乌东地区兵力数量及分布。

据美国国防部估计,俄军在乌克兰投入了93个营级战术群(BTG),分布在从哈尔科夫到赫尔松约900千米长的战线上,而乌军在上述区域的作战力量约为27个旅,每个旅大约可组成2~4个营级战斗群,取平均数3个计算相当于81个营级战斗群。从总体上看,俄军并没有特别明显的兵力优势。

具体到伊久姆-北顿涅斯克的重点作战区域(图中红框内部分),俄军集中了48个营级战术群,而对面的乌军兵力有13个旅,约合39个营级战斗群,俄军兵力优势仍然未能达到2:1的比例。考虑到俄军的营级战术群在之前战斗中遭受的折损,双方的兵力差距可能比纸面数字还要小一些,当然,乌军也有损失,但作为防守一方应该比俄军低。

从上表中可知,在伊久姆地区集中攻击的俄军22个营级战术群,由开战时近卫第1坦克集团军、近卫第20集团军、第35集团军、第36集团军和第68军所属的44个营级战术群缩编而来,缩水达到50%,其中机械化营级战术群由33个缩编为18个,坦克营级战术群由11个缩编为4个,俄军前期在基辅战役中遭受的损失之大由此略见一斑。

另一种估计认为,在伊久姆-北顿涅斯克一线,俄军兵力约为41个营级战术群,乌军兵力约为10个旅,开战后双方兵力折损假设为20~25%,截至5月1日双方兵力对比情况为:

从各种渠道来源分析,无论是在乌东整体,还是在伊久姆-北顿涅斯克局部地区,俄军兵力都没有占据明显优势,至少还没达到2:1的比例。因此……且慢!谁说进攻作战一定要用优势兵力才能取胜?这可不一定。

如上表,根据美国杜普伊研究所对1904年至1991年的570场师级战役行动的研究和统计,当进攻方的兵力为防守方的一半直到兵力接近的情况下,进攻方的胜率已达52%!

这是因为兵力只是影响战斗胜负的因素之一,虽然很重要,但并不唯一。除了兵力之外,双方的火力、地形、天气、后勤补给、人员素质以及士气等对比情况都会对战斗结果产生影响。

在兵力数量之外,俄军的炮兵力量更加强大,空中优势也很明显,而乌军在地形、士气等方面占优。

综合考虑各种因素,根据杜普伊研究所提出的双方实力对比量化判断模型的计算,俄军在伊久姆-北顿涅斯克的综合实力约为乌军的近1.4倍。(该模型非常粗略,只是为定量分析和评估提供一个参考)

■杜普伊研究所的量化判断模型考虑了兵力、地形、天气、攻守态势、空中优势和士气等因素的影响,对双方实力进行一种简化的模拟。

从整体上看,俄军在乌东的关键战场上还是占据一定优势的,因此他们最终可能还是会获得一些预想中的成果。只不过这与所谓的“南北对进”、“摧枯拉朽”已然是相去甚远了,因为如同之前一样,乌军的防御一直保持着必要的韧性和弹性。在这种情况下,俄军在乌东战场上陷入胶着状态是完全可以理解和想象的,要想在5月9日之前获得可供夸耀的战果,几无可能。

一直对俄军抱有幻想的人们可能还没有摆脱二战德军“闪电战”所带来的深刻印象,但那毕竟已经是80多年前的事情了。实际上,随着现代反装甲武器的技术进步,装甲集群在战场上面临的威胁日益多元化,行动极为受限,往昔那种钢铁洪流狂飙突进的场面已经很难在两个实力接近的对手之间出现了。

■纳粹德国在二战中所发动的“闪电战”取得了惊人的战果,也给后世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

在现代条件下要想充分发挥装甲集团的机动和火力优势,必须依靠更加细致完善的军兵种体系配合以及更加准确周密的战场态势感知能力和信息传递能力,俄乌开战已逾两月,外界却没能在俄军身上观察到上述现代军队所必备的素质。

正因为如此,俄军只能依靠“时间换空间”的老办法,步步为营,缓慢推进,忍受巨大的人员和物质消耗。从最初的全面进攻受挫到局部行动胶着,俄军在乌克兰屡屡陷入窘境,究其根源,还在于俄罗斯没有把得到西方全力支持的乌克兰当成一个实力相当的对手。

■被围困两个多月的亚速海滨城市马里乌波尔已是一片废墟,但仍然没有被俄军完全占领。

前面杜普伊研究所关于兵力对比与胜负结果的相关统计结果基本符合大众的认知,即进攻方兵力优势越大,获胜也就越有把握,如果没有足够的兵力优势,掌握主动权的进攻方就要发挥先天优势,利用突然性增加获胜概率。不幸的是,俄军在第二阶段行动中莫名其妙地丢掉了这个优势。

且不说俄军的行动在网络时代以及西方的各种侦察监视手段下已经近乎透明,他们早早宣布结束第一阶段行动,并把重心转移到乌东战场,相当于是提前预告了己方意图。不知道俄军为什么在遭受基辅挫折之后还能有这么强的“优势”意识。不仅如此,俄军还在兵力并不宽裕的情况下在伊久姆-北顿涅斯克区域规划了包括一个主攻方向和四个辅助方向在内的复杂行动计划,如下图:

在伊久姆附近所展开的行动是俄军的主攻方向,目标是突破斯拉夫扬斯克西北方向的乌军防御,将斯拉夫扬斯克和克拉马托尔斯克与西边的乌军分隔开,为下一步攻城战创造条件。具体行动如下图所示:

在西弗尔斯基-顿涅茨的辅助方向,目标是沿北顿涅茨河突破乌军防御,为后续部队对斯拉夫扬斯克和克拉马托尔斯克的两面夹击提供安全通道。如下图:

在北顿涅斯克突出部的辅助方向,目标是突破乌军在北顿涅斯克城市周围的坚固防御,在乌军防线上打开突破口并迅速加以利用。如下图:

在波帕斯纳亚的辅助方向,目标是通过攻击波帕斯纳亚的乌军,从南部威胁北顿涅斯克突出部以及乌军防线后方的二线部队。如下图:

在阿瓦迪夫卡的辅助方向,目标是突破乌军防御,威胁乌军对H20高速公路的控制。如下图:

可以看出俄军的主要意图是从伊久姆南下,迂回乌军在北顿涅斯克突出部坚固防线的背后发动攻击,配合从波帕斯纳亚突破乌军防线北上的俄军,将北顿涅斯克突出部的乌军分割包围。这种战役规划符合俄军的条令要求,即同时在多个方向展开进攻,对乌军防线进行纵深穿插并加以歼灭。

■网上对伊久姆-北顿涅斯克地区俄军进攻行动的推测进程图。

但是,一无绝对兵力优势,二无作战突然性,还要在数百千米的战线上同时执行如此复杂的作战计划,从上图可以看到,除伊久姆的主攻方向以外,其他方向兵力相当分散,与冲突初期那种四面开花的作战方式没什么不同,只是范围缩小而已。从这个态势上就能看出,俄军在基辅败退之后对乌军的轻视态度依然没有改变。

■2022年的乌克兰军队远比2014年更具战斗力和抵抗意志。

雪上加霜的是,越战越勇的乌军将更加放大俄军存在的问题。2014年俄罗斯在克里米亚半岛轻而易举的成功,让他们至今都不能正视乌军的快速成长,而乌军在过去八年里不仅在乌东建立了坚固防线,更在北约训练下强化了现代作战的基本素质,积累了实战经验,可谓脱胎换骨。

最为关键的是,乌克兰表现出异乎寻常的抵抗决心,焕发出惊人的战斗力,国内民众的凝聚力大为提升,更赢得了西方源源不断的援助。其实,俄军在乌克兰陷入苦战,最根本的原因是没有看到对手身上的巨大变化。

很多人可能没见过乌军在乌东构筑的防御工事是什么样子的,从上面这几张俄罗斯电视节目的截图中就能看到,它们是由钢筋混凝土建筑而成,还有单/双层钢制防爆门,相当结实。第一张图中显示防御工事被直接命中,但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大碍。

兵力不足却四处分兵的俄军,面对依托坚固防御工事、战斗意志坚定顽强的乌军,自然举步维艰,陷入拉锯战和消耗战。虽然实力优势有可能会使他们到5月底或6月初在乌东拿到一些收获,但如果俄罗斯未能进行全国动员,全力投入战事,这也很可能就是俄军所能达到的极限了。随着接受西方重武器援助并完成训练的乌克兰生力军不断加入战场,也许进入夏季战局会发生根本性的转变。

■网上预测5月末北顿涅斯克一带的双方战线情况。

俄乌冲突自爆发以来的战局走势与中文网络上的种种预测大相径庭,这充分说明观察战争,不应从固有的印象或者想象出发,随意得出轻率的结论,而应立足于双方在战场上的实际表现,不为过去的威名所蒙蔽,也不轻视无名之辈可能具备的潜力,才能得出尽可能客观的判断。

到目前为止,俄军在乌克兰战场上的表现总是让人想起《三体》中那段经典文字:

“在宇宙中,生存的最大障碍并不是弱小和无知,而是傲慢。地球人类在宇宙中本来就是很弱小的,而且对科学、对宇宙的认识也相当有限和无知,但弱者有弱者的生存方式,只要不作死,依然有生存下去的可能。而在既弱小又无知的情况下,如果态度再傲慢和自以为是的话,就是对自身生存权的践踏了。”

很多人都知道这段话,但只有结合现实中正在发生的事情,你才能确切地体会到它的分量。

王牌彩票平台,王牌彩票官网,王牌彩票网址,王牌彩票下载,王牌彩票app,王牌彩票开户,王牌彩票投注,王牌彩票购彩,王牌彩票注册,王牌彩票登录,王牌彩票邀请码,王牌彩票技巧,王牌彩票手机版,王牌彩票靠谱吗,王牌彩票走势图,王牌彩票开奖结果